甜七

文字是为了取悦自己。

【越涵】黑择明

-ooc预警

-私设严重

-黑道涵×乖宝宝越 

-破镜重圆梗

-5k+  一发完

-bgm  Darin《Can't Stop Love》

-“在爱情里头,永远都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chapter.1

“胖虎!”yamy在外面探头探脑,“还没完呢?”

高秋梓抱着薯片摇了摇头,舔舔手指,直接指了指门,含义不言而喻。

yamy缩了缩身子退出去,楼底下一帮女孩子看这一出看的分明,顿时哄笑成一团,七嘴八舌拿她寻开心:“yamy酱,你要是能让胖虎停下吃跟你讲一句话,你也是个人物啦。”

“哎哎,咱们小陈总说过什么来着,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胖虎哪天不吃啦。”

一帮人笑个没完,yamy也扶着扶手笑的下不来台阶,突然又想到什么,看到远远角落里站着的人,于是悄声问:“哎,那妞又来找老大么。”

“对啊,要见老大,在这儿等着呢。”

“真稀罕啊,三天两头的来找咱们小陈总,小女孩儿也不怕。关键是我们小陈总还次次都见,次次都陪。要我说,俩人一准是有什么猫腻。”

“别胡说八道,谁给你的胆子议论老大私事?再叭叭叭小心回头就削你哦。”

一帮人又心照不宣的吃吃笑,都转过脸去打量那个女孩儿。平心而论,她真的很漂亮,是令人感到舒心的长相。小小的一张脸,裹在风衣里,只露出忽闪忽闪的眼睛,即使风衣是不起眼的灰色,她穿着也只让人觉得低调而已。跟平常在这里进出的女孩子一比,简直是判若云泥。

怪不得老大三天两头拐弯抹角地问起她。

杨超越被她们看的有点不安,站起来走到窗户下面去。

窗外有两棵樱花树,正开了花,是浅浅的绯色,远远看着,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那一刹那杨超越忽然有些恍惚,仿佛想起了京都,成千上万棵樱花树,风轻轻吹过去了,乱红如雨。万点飞红落在发间,脸上,肩上,痒痒的。透过朦胧的绯色看身边女孩儿的脸,忍不住想要吻上去。

闭上眼睛,仿佛有风。

身后忽然有人叫她:“喂。”

是个金色短头的女孩子,头发很短还染的金黄金黄,指手画脚:“跟我上去吧。”

她被带到楼上去,穿过走廓就是一间会客室,会客室走进去,高秋梓堵在那扇橡木门前,看到她也没什么表情,仿佛已经习惯她这个时候的准时到来。

许是听到了声音,陈意涵心里猛的一跳,快步走到门口,手先一步背叛大脑指令搭上门把手。听到扣门的声音又像是被烫到,猛地缩回来。回头飞快坐到沙发上才清了清嗓子道:“进。”

屋子里很亮堂,打开门的那一刻依然是被沙发上的陈意涵最先掠走视线。她抬头撇她一眼,还是那般淡淡的模样,好像来的是个什么无关紧要的人一般。

杨超越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过去,一步比一步慢,仿佛知道前面等着自己的是什么,但没有办法。每一步都是飞蛾扑火,却也都是甘之如饴。

“阿涵,今天阿爸让我照顾邻居的小孩,可是你知道,我自己一个人肯定不行的。你…帮帮我好吗?”

你帮帮我,我保证以后再不来烦你了好不好呐?

陈意涵皱了皱眉头,走过去拉住杨超越的手,有点凉。前不久刚刚下过一场雨,还没来得及回温。用力握住她细长的手指,揣进自己风衣的兜里。有刻陈意涵几乎无法忍受,想就这样不管不顾的攥着她的手,死死攥着,再不放开。

“嗯。”

我答应你,可你不要不来烦我。

她紧紧攥着她的手,带着一股近乎凶狠的劲儿,给人一种想攥到地老天荒的错觉来。她问:“那小丫头现在在哪?”

“幼儿园。”杨超越隐忍的吸了口气,阿涵的手很热乎,但抓的她有点疼——她终于松开手,自己心里又忽然有点失落。听见她叫人:“胖虎!”

高秋梓几乎下一秒就出现在门口。

“叫司机,去幼儿园…”说到一半,却忽然止住。想起什么似的,轻轻笑起来,又说:“不用了。胖虎,把我的摩托备好。”

杨超越吃了一惊,充满戒备的盯着她。她问她:“阿涵,接孩子可不是闹着玩,你要干嘛?”

“嘘。”

-

闪闪第一次被人提前接出幼儿园,显得很高兴。杨超越有点担心,蹲下来给闪闪整理衣领:“姐姐前几天跟你讲今天会有另一个姐姐来一起接你,你还记得吗?”

“记得!”闪闪水汪汪的大眼睛里盈满笑意:“姐姐说另一个姐姐很厉害,会带我玩,还会给我买大白兔奶糖。”

“涵涵姐姐已经来了,今天她和我一起陪闪闪玩,她今天骑了摩托车来,就在外面,一会儿闪闪要乖乖听话,也不需要害怕涵涵姐姐,知道吗?”

闪闪重重点头:“我知道。”

“乖女孩儿。”杨超越搂住闪闪,轻轻亲了亲她的额头,过了一会儿牵起她的手走出幼儿园大门。

一抬头就看到她,穿着牛仔外套,一双黑色马丁靴,脚尖点地,斜斜倚在摩托车上,手里夹着根细细的香烟,抱着头盔,夺目耀眼。走近了些,看到她似笑非笑的眼神。

闪闪看着眼前的姐姐,不知道为什么有些紧张。她看了看陈意涵,又看了看陈意涵手中的烟,最后抓紧了杨超越的衣角。杨超越小声提醒:“叫涵涵姐姐啊。”

闪闪盯着地面,鼓起勇气想叫一声,可是声音发颤,张了好几次嘴还是没能成功。仿佛意料之中,陈意涵并不在意,转头掐灭手中的烟扔进垃圾桶,丢下一句:“上车。”


chapter.2

闪闪第一次坐摩托车,她夹在超越姐姐和涵涵姐姐中间,车开起来也很平稳。只不过风有点大,吹的她睁不开眼睛,但是听到好多人给涵涵姐姐打招呼,他们叫她“小陈总”。涵涵姐姐总是点点头,吹一声长长的口哨回应他们。

“超越姐姐…”她有点怯意地扯了扯身后的杨超越,指了指陈意涵鼓鼓囊囊的口袋,“我想吃大白兔…”

女孩子声音低到不能再低,可前面开车的陈意涵还是听到了,微微弯了弯唇角,又压下去,腾出一只手给小女孩递大白兔。小女孩接住糖,高兴的一把抱住她的腰,嘴里轻声嘟囔着:“涵涵姐姐真好。”

红绿灯。

陈意涵又剥开一颗奶糖,转过身,示意身后另一个女孩儿张嘴。杨超越愣住,心里的烟花轰然烧着,再噼里啪啦炸开,从脸颊烧到耳朵尖儿。她心里迟钝的感情慢半拍地赶到了顶点,突然毫无预兆的激烈起来。

她拿舌头卷住那颗奶糖,一边努力克制自己,一边不由自主地舔到陈意涵的手指。只一下,杨超越觉得不满足,又得寸进尺地轻轻亲了亲舔过的手指尖。

这两个自作主张的动作让陈意涵乱了阵脚,狠狠劈开了她并不高明的辛苦伪装。惊天动地的是那只滑腻细软的小舌头,细小的余震是轻轻的亲吻,一起摧枯拉朽地席卷过来,这让她那仅存的理智孤掌难鸣。

恨不能死命把她揉进怀里,缠绵地吻温柔地爱,玩弄她的发丝亲吻她的脸庞,让她玩火自焚付出调皮的代价。

她活到现在,自认为招架得住所有人的不怀好意与戾气,可是杨超越轻若云烟的两个动作,却让她大起大落,情难自禁。

杨超越近乎温柔的注视着她。

她眉目不动时,眼角和嘴角都是横平竖直,透着冷静和理智的味道,让人想起浮着冰川的平静海面,底下涌着看不见的暗流和漩涡。

陈意涵叹了口气,轻轻在杨超越耳垂上捏了一下,呼吸若有似无地略过她的脸颊,仿佛一阵一触即走的风。她终于转过头去,喉咙微微一滚,接着拧动车把,再没讲一句话。

-

今天发生的事太虚幻,直到车子停下,杨超越才眨了眨眼,如梦方醒。
闪闪已经皱着小鼻子在她怀里睡着了。

车停到了东郊湖畔,是高级别墅区,坐落着一栋栋漂亮的花园别墅,背山面湖。

她不知道她这里也有房子。

白色的三层建筑,掩映在数十棵樱花树中,那样的情景仿佛风景明信片上的图画一样。

樱花。

她跳下车的时候正好有风,风吹过乱红如雨,有几片花瓣落在她脸颊上,似曾相识的清凉触感,几乎令她微微觉得眩晕。

陈意涵依然没有看她,接过她手里的闪闪先她一步上楼去。

杨超越有点无力地靠在走廊墙壁上。

当年她说,要在东郊湖畔买一栋洋气的白色小别墅,屋子外要有十颗樱花树,屋子里要有旋转楼梯。当年她说,她们两个人在一起,再领养一个小小的孩子,谁也打扰不到她们。

当年——

当年那样的话,明明知道是痴人说梦。可是阿涵她一句句听到耳中去,听到心中去。

杨超越抬头,看到她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楼梯口,点着一根烟,大半个身子背对着她。走廊那段的窗子开着,窗外是云霞一般的樱花,走廊里回旋着的风,吹得她衣袖微鼓,露出手腕上的表,还是她送的那块。

走的时候她明明把这表砸了——摔在地上砸碎了,细小的零件到处飞溅,就像自己的一颗心,以为再也补不起来了。

可还是没脸没皮的回来,又没脸没皮的继续和她纠缠不清。

杨超越不敢动,怕一动满眶的眼泪就要流下来。

她曾经那样痛苦地割舍过,没有办法,走到绝境,精疲力尽。可是没有办法,她在她心里住了十多年,她已经不知不觉渗透她的骨髓,成为她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抽筋扒皮才能脱胎换骨,她又怕疼。

今年年初她才鼓起十万分的勇气回来。整整两年,阿涵并没有变,可是以前她总笑眼眯眯,现在仿佛浑身上下都透着寒气。

其实她的怀抱是很温暖的,只有她知道,因为半夜她会本能地偎向更温暖的地方。第二天早上她总是会大声说:“杨超越,你下次再踢被子再挤我我就把你扔下床去!”说这话的时候她却紧紧搂着她,一点可信度也没有。

杨超越抬起模糊的泪眼,终于叫了一声:“阿涵。”

楼梯口她的身子一动没有动,明明是她的声音,很轻微,就像在梦里常常梦见的那样——只要自己一动,就会醒来。然后她就会消失在冥冥黑暗中,剩了自己一个人,独自躺在床上看天花板发呆。

她回来快半年了,可她还是总做这样的梦。明明当初是自己提出的分手,现在又贱兮兮地把她带到这里来。怕她受到一星半点伤害,却又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给她希望,不断证明爱这个字眼。

当年那样辛苦演绎的一场戏,她所有的克制隐瞒所有的淡漠厌烦,她一回来,只用两个月,她就轻易穿帮了。

手里的烟慢慢地燃,仿佛时光一寸一寸悄无声息地被蚀尽。


chapter.3

十五岁的少女穿着一条裸粉色的裙子,其实裙子洗得泛白,又短,并不合身,每次在街坊公用的水龙头那儿遇上,她总让陈意涵想起栀子花,幽幽若有香气。她从来没有跟她说过话,却知道她只有爸爸。

她爸爸有些病,家里所有的家务活都是她干。陈意涵每次路过公用的水龙头,总看到她在那里洗衣服,包括她爸爸又厚又重的帆布工作服。

她认真地搓洗着,那样专注的样子,总让她想起她的粉裙子,也是这样被她一点点洗到泛白的吧,仿佛是白月光,在厚重的云层后渐渐透出皎洁。

她成绩很好,街坊们都知道,后来她果然考上了重点高中。有天晚上她有事出去,正好遇到她下晚自习走回来,被两个小流氓逼着。

她明明很爱哭,她好多次见到她力不从心偷偷的躲在角落里哭,可这次她没哭。陈意涵与他们擦身而过又回头看了她一眼,只看到她明明泪光盈然,却偏偏咬着嘴角,硬是没让眼泪掉下来。她的眼睛很漂亮,双眼皮,水汪汪的,搅乱人心。

陈意涵帮她把那两个小流氓赶跑了,还是没有跟她说话。她也没有跟她说话,只拎着书包,默默地低头往前走。而自己不远不近地跟在她后头,一直看着她进了家门,才又掉转头。

就这样差不多一年,刮风下雨,风雨无阻,一到固定时间她总是远远迎出几条街去,然后再跟着她走回来。

直到高三她开始住校。

陈意涵连着两天到了固定时间,仍旧打开门下楼,往往走到楼梯口,才想起来,她已经住校了。

星期天她回来一次,她最后一次看到她在水龙头那儿洗东西,是洗床单,她赤着脚踩在盆子里,很白很秀气的足踝,仿佛上好的玉一般,五个小小的脚趾就像是花骨朵,她简直不敢看。而她低着头,只是踩洗着,专心致志,根本没有留意到她。

后来,陈意涵离开了那个狭小嘈杂的大杂院,跟着别人去了别的地方。

当她们再见时已经过了快五年。那时候她回到这座城已经有两年了。

那时候她已经是赫赫有名的小陈总了,半个城的黑色势力几乎都归她照应,手下还有大队人马,声势浩大。

陈意涵从没想到过会再见到她。当时她在咖啡馆和别人谈事情,漫不经心地从玻璃窗往外看人来人往。

如果不是她恰巧经过,她们就见不到了。
如果不是她恰巧抬头,她们就见不到了。

可是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不偏不倚,她从窗前走过,她正好抬起头来。

只一眼,陈意涵便认出来,那是她的皎洁栀子花,隔了近五年,依旧绽开在天涯。

她当时没有多想,二话没说推开门就出去了,把珂珂跟胖虎惊得脸色都变了,那时候风头正紧,很多人想要她的命,她们都以为她见到了什么不寻常的事。

滚滚红尘,芸芸众生,而只有她是她的不寻常。

她追上她:“杨超越!”

她从来没有叫过她的名字,但她知道她的名字。她没想到脱口叫出她名字的那一刹那,竟如此顺畅,就像她其实已经唤过她千遍万遍,而她自己不知。

她转过身来,很多年后她仍记得那一刹那的情景。十年光影流转,她的脸庞依旧清晰皎洁,岁月里的那朵栀子花,竟然没有丝毫改变。她十分震惊:“陈意涵?”

她没有想到她也记得自己的名字,两个人就那样站在街头,隔着那么多年的月色回头望,依然是最美的模样。 

她只要她从此和自己在一起,所以不管不顾,没有去考虑其他事情。 

陈意涵约她去餐馆吃饭,与她看电影,陪她逛街……她像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一样谈恋爱,但她只觉得欣喜。她想到有她在一旁就觉得万事足矣,再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别的。 

她几乎已经忘记,自己是叱咤风云的小陈总,是好多人虎视眈眈盯着的陈意涵。 

后来她接到电话,接到邮件,字字句句提到杨超越。她没有办法,一让再让,一忍再忍,可是还是有人试图痛下杀手,被胖虎半途截住。她这才意识到,她把那样美好皎洁,理应得到全世界宠爱的她,拉进她污浊不堪的生命里来了。 

陈意涵心里荒凉地想,她一个随时随地就能先躺进棺材里适应新居的,做什么要耽误她呢。 

她最终狠下心,说不爱了。摔了她送的表,赶她走。 

只有她自己知道那有多痛,像把一颗心生生剜出来,只有她知道,那到底有多痛。 

她无时无刻不在思念她,哪怕再痛,却一直思念她。她把砸坏的表送到香港去修,可是她却已经没有了她。 


chapter.4

接下来的事,似乎是顺理成章,又似乎是旧梦重圆。 

冲破了牢笼的欲望小兽与远隔天涯的思念纠葛在一起,在混沌的夜色里凝成了一捻导火线,用一把名叫“回忆”的火烧过去,轰然炸开。宁静的夜晚永远挡不住亲密爱人缠缠绵绵耳鬓厮磨。 

苦苦压抑的刻骨爱恋猝不及防地燃起来,浓烈到了极致。陈意涵终于再次触碰到朝思暮想的人,上瘾似的,来回触碰杨超越的发梢和耳垂。脱掉她薄薄的风衣,下面只有一层纯白色衬衫,轻轻一碰就能抵达她的胸口。陈意涵清晰感受到了她的心跳声,她企图把这颗跳动的心握在手心里,十指下意识蜷缩了下。 

这一刻的陈意涵像个犯了错不敢进门的孩子,渴望地看着杨超越,又有点迟疑着不敢动。 

杨超越轻轻握住她的手:“阿涵,过来。” 

一句话就让陈意涵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管他那么多的胁迫危险,管他什么道德,管他什么距离,管他妈的这个世界上所有阻止我们在这样的夜晚相拥而眠的阻力。 

我既然爱你,那我就要和你在一起。 

我就是要为爱生,为爱死,顾不得其他东西了。 

我势必护你一世平安喜乐。 

不出一星期,好像全城都知道小陈总抱得美人归了。 

谁也想不到威风凛凛的小陈总竟然和一个道外的清白小姑娘在一起了,一时间道上热闹非凡。 

每天看到小陈总和她卿卿我我甜甜蜜蜜的样子,她手下那帮人都恨不得也找个人谈谈恋爱。 

不过大家也都很喜欢这位小姑娘。 

因为有一次陈意涵在楼下大发雷霆,身边的一堆人都吓得屏息静气,她跑下楼去叫道:“阿涵!”小陈总转过脸来冲她温温柔柔地笑,那帮人看到小陈总突然这么一笑,简直像见到鬼一般,然后一块儿齐刷刷地盯着她,心里感恩戴德涕泗横流。 

yamy有次跟她讲:“小陈总对你最温柔。” 

杨超越便甜甜的笑。 

陈意涵在不远处冲她挥了挥手,她便一路小跑过去,然后被她拉着跑到了蒙蒙细雨里。水花打湿了两人的鞋子,可两个人都浑不在意,陈意涵吹了声俏皮的口哨,仿佛依稀还是十五六岁年少的模样。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end

-可能和最初的设定有点出入,不过写着写着就不由我控制了,我只是故事的叙述者,她们有自己的情感。 

-勿上升勿上升 

-我真的很喜欢评论呜呜呜 你们懂的叭 

-中秋快乐

评论(17)

热度(85)